Cielo•Vongola

佐助赛高,鸣人最棒,大大们万岁

小短片

Bench 长凳
银时喜欢坐在团子屋前的长凳上,要上两串团子,一杯绿茶。不稍一会儿就可以看见土方穿着一身黑的制服,领巾整齐的系在修长的颈上,一脸禁欲。当土方路过时,两人吵几句嘴,看土方炸毛,便是一天最美好的时光。

小段子

happiness 幸福
过去,对银时来说一杯巧克力芭菲,一块草莓蛋糕,偶尔再有点闲钱打打小钢珠,懒散的坐在椅子上看着《JUMP》就是幸福。
现在,对银时来说逗逗土方,跟土方打打架,让土方请一杯草莓芭菲,偶尔和土方在老爹那拼酒聊天,看着土方,喝醉的模样,面瘫的模样,哭泣的模样,微笑的模样,就是幸福。
Bite 咬痕
比起很快消失的吻痕,银时更喜欢在土方身上留下咬痕,从修长的脖颈到白皙的大腿,如同标记一般。土方对此也表达过不满,结果也只是自己得了一身的咬痕外,还(huan)咬了那个混蛋天然卷一串齿痕和一后背的抓痕。

小短片

New year 新年
在一家子窝在被炉里享受温暖和美好的时候,真选组副长还在一个人巡街,嘛,与其说是巡街,倒不如说是瞎逛。近藤老大到阿妙小姐那儿“过年”,总悟去找China girl 逛庙会了,队员也是聚堆的跑到吉原喝酒,难得的早早结束一天工作的土方一个人就出来走走。
来到老爹的居酒屋,已经快午夜了,小馆里早已没了平时的热闹,一抬头便看到一团银色的天然卷趴在柜台上,手边放着几个空的酒瓶,本想喝几杯的土方酒没喝到,收获了天然卷一只。扶着银时回万事屋,一路上又是吵闹又是呕吐,还有跑调的歌声,安静的街道两人的声音格外的明显。突然一束烟花在漆黑的天空绽放,美丽而又明亮,连续的爆响声中,不知是谁先张的口,但一句“新年快乐”清晰的在两人耳边响起,无声的告诉对方“你不是一个人”。

新年快乐(^♡^)/

小段子

Brochure 小册子
土方有一个小册子,里面记满了关于银时的事:银时喜欢巧克力芭菲,草莓牛奶等甜食,银时有四件一模一样的和服,银时和桂小太郎,高杉晋助有关系……银时很强,银时总是独自承担一切,银时是个白痴天然卷。
Arouse 唤起
土方直率的,傲娇的,颤抖的样子最能唤起坂田银时的抖S人格
Apprehension 担心
看着烟火四起的攘夷据点,银时血红色的死鱼眼透露着不易察觉的担忧,“多串君好慢啊,快点给阿银出来,阿银把你的蛋黄酱都扔了呦。”所以为了你的蛋黄酱快点出来吧,十四郎。

小短片

Album 相册
土方生日,山崎送了一本相册作为生日礼物。相册里是土方与银时的“生活”照,从吵嘴到喝酒,从怒目而视到相视而笑,从满天通红的土方到[哔——]时的土方(某天然卷友情赞助)。
Abduct 诱拐
结野:“今日发现一银发天然卷遭真选组全体成员追杀,现为各位进行现场采访。请问为什么要追杀天然卷呢?”
总悟:“啊,因为土方混蛋被旦那[哔——]又[哔——],还想[哔——],所以近藤桑……”近藤:“妈妈桑是绝对不会把十四交给那个滚蛋的T∧T

一生的人,一生的开始,一生的每一时刻,你都充斥在我的世界,鸣人,今后的路,我陪你。


破势还是地藏[酒茨]

#私设大佬源博雅家酒吞为酒吞童子(六勾)茨木(五勾),非洲晴明家为酒吞(六勾)

#对话形式()动作[]旁白【】心理

#ooc是我的

博雅:晴明,我来找你了,一起去打御魂吧!

晴明:啊,好^_^

[到御魂塔后,第十层]

博雅:酒吞童子,茨木,交给你们了

酒吞童子:嗯

茨木童子:交给吾吧,挚友,区区大蛇还不足以让吾友出手。

晴明:酒吞,姑姑,座敷,拜托了

姑获鸟/座敷/酒吞:嗯

[开战]

[结束]

茨木(拿着打来的御魂):挚友,有地藏还是六勾的!

酒吞童子(盯着博雅手里的破势):嗯,给酒吞吧,我们拿这个六勾的破势就行了

茨木(看了也正在看破势的酒吞一眼):晴明家的酒吞没有挚友厉害,挚友戴上这个御魂后一定更加强大,我看过了,暴伤和速度都有,还有百分之六的效果命中,挚友本身就十分强大,加上这个御魂的辅助,一定更加令人惊叹。吾友,你带上地藏与吾一战吧,然后支配吾的身体!

晴明表示:我家的酒吞确实是刚升的六,茨木那你是什么眼神,我家酒吞也是吞啊,果然不是自己家的小天使嘛T_T

酒吞童子:本大爷没有御魂也能支配你,你身上那套五勾的破势早该换了。本大爷说要破势就要破势。

博雅(捧着打来的御魂和达摩,无视正在争吵的两人(鬼)):晴明,你要哪个,你先挑(^v^)

[晴明看了看酒吞]

酒吞(抬抬手里的六勾破势):本大爷要这个

刚刚按着茨木的酒吞童子放开手,大步的走了过来

酒吞童子:破势本大爷要了,你换别的

酒吞:本大爷就要破势,有本事你来抢

酒吞童子:想打架吗,小子💢你有茨木吗?

酒吞:老子给媳妇准备聘礼,有意见!

[电闪雷鸣]

茨木:阿爸阿爸,我们要地藏吧!挚友只差一个六勾地藏了,吾友才是最重要的,吾要助吾友早日一统妖族!

博雅(一直看着晴明):没问题没问题,晴明,达摩也都给你了

[回寮路上]

博雅看着晴明一直傻笑,时而说点什么。茨木围着酒吞童子一直夸赞挚友的强大,酒吞童子也听着没有一丝不耐。酒吞一人走在最后,看着手里的破势。

酒吞:【茨木,你什么时候来啊,本大爷可是连聘礼都准备好了】

END

作为没有茨木,也没有酒吞的人,想信玄学能救非。
小学生文笔,鉴定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