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elo•Vongola

佐助赛高,鸣人最棒,大大们万岁

一生的人,一生的开始,一生的每一时刻,你都充斥在我的世界,鸣人,今后的路,我陪你。


破势还是地藏[酒茨]

#私设大佬源博雅家酒吞为酒吞童子(六勾)茨木(五勾),非洲晴明家为酒吞(六勾)

#对话形式()动作[]旁白【】心理

#ooc是我的

博雅:晴明,我来找你了,一起去打御魂吧!

晴明:啊,好^_^

[到御魂塔后,第十层]

博雅:酒吞童子,茨木,交给你们了

酒吞童子:嗯

茨木童子:交给吾吧,挚友,区区大蛇还不足以让吾友出手。

晴明:酒吞,姑姑,座敷,拜托了

姑获鸟/座敷/酒吞:嗯

[开战]

[结束]

茨木(拿着打来的御魂):挚友,有地藏还是六勾的!

酒吞童子(盯着博雅手里的破势):嗯,给酒吞吧,我们拿这个六勾的破势就行了

茨木(看了也正在看破势的酒吞一眼):晴明家的酒吞没有挚友厉害,挚友戴上这个御魂后一定更加强大,我看过了,暴伤和速度都有,还有百分之六的效果命中,挚友本身就十分强大,加上这个御魂的辅助,一定更加令人惊叹。吾友,你带上地藏与吾一战吧,然后支配吾的身体!

晴明表示:我家的酒吞确实是刚升的六,茨木那你是什么眼神,我家酒吞也是吞啊,果然不是自己家的小天使嘛T_T

酒吞童子:本大爷没有御魂也能支配你,你身上那套五勾的破势早该换了。本大爷说要破势就要破势。

博雅(捧着打来的御魂和达摩,无视正在争吵的两人(鬼)):晴明,你要哪个,你先挑(^v^)

[晴明看了看酒吞]

酒吞(抬抬手里的六勾破势):本大爷要这个

刚刚按着茨木的酒吞童子放开手,大步的走了过来

酒吞童子:破势本大爷要了,你换别的

酒吞:本大爷就要破势,有本事你来抢

酒吞童子:想打架吗,小子💢你有茨木吗?

酒吞:老子给媳妇准备聘礼,有意见!

[电闪雷鸣]

茨木:阿爸阿爸,我们要地藏吧!挚友只差一个六勾地藏了,吾友才是最重要的,吾要助吾友早日一统妖族!

博雅(一直看着晴明):没问题没问题,晴明,达摩也都给你了

[回寮路上]

博雅看着晴明一直傻笑,时而说点什么。茨木围着酒吞童子一直夸赞挚友的强大,酒吞童子也听着没有一丝不耐。酒吞一人走在最后,看着手里的破势。

酒吞:【茨木,你什么时候来啊,本大爷可是连聘礼都准备好了】

END

作为没有茨木,也没有酒吞的人,想信玄学能救非。
小学生文笔,鉴定完毕



二者择一(下)
番茄和尼桑果然还是尼桑更重要啊
咳咳,思想有跳跃,最后两页可以忽略

叶君:佐助更喜欢哥哥还是更喜欢番茄

佐助:。。。。 。 。。。哥哥

鼬君:我愚蠢的欧豆豆呦

叶君:其实佐助最喜欢的是买番茄的鼬君吧我说

【鸣佐】你是英雄

佐助鸣人双箭头暗恋,OOC是一定的了
坚定happy  enging 一万年

【终结谷,最后的对决】

[千鸟/螺旋丸]

【伴随着鸟鸣声的落下,一道身影从空中自由落体。浑身被鲜血染红,白皙的脸上无神的双目望向天空】

[好像吊车尾的眼睛啊]

【看着湛蓝的天空,佐助不禁想起鸣人每次望向他是,坚定,纯粹而又落寞的眼睛。】

[佐助——]

【鸣人看着下落的佐助,即使身体叫嚣着疲惫,也毅然向佐助的方向冲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收回千鸟,佐助』

【当螺旋丸与千鸟即将相撞的一瞬,佐助散去了左手上的千鸟。毫无阻挡的螺旋丸穿透了佐助的心脏,迸发出的血液溅到了鸣人的脸上,被滚烫的血液唤醒的鸣人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终于反应过来的鸣人接住了伤痕累累的佐助。】

[佐助,佐助,你傻啊,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

[吵死了……吊车尾的]

[佐助佐助,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去找小樱,还有纲手婆婆,她们一定能救你的,佐助]

【佐助微微摇摇头,望着天空的双眼看向了鸣人】

[鸣人,这是我的结果……咳咳……你是……木叶的英雄……我是叛忍,杀了我才是英雄该做的……咳咳咳(噗,吐血)]

[佐助,我求求你,别在说话了]

[鸣人……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美好……的时光,咳咳(噗)……复仇占据了我的全部……就用我的死……来弥补一些吧。……鸣人,影的世界……更加危险,有什么不知道的一定先问问鹿丸,咳……暗部一定要有信得过的人。你的……封礼大典我好像参加不了了]

[佐助佐助,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再坚持一下,纲手婆婆马上就来了,我还要你看着我当上火影呢,佐助,你会好的,我还带你回木叶的]

[鸣人……咳咳……鸣人……]

【佐助的声音愈来愈小,鸣人俯下身子,紧了紧抱着佐助的双手】

[鸣人,我可以去找哥哥了……咳咳咳……咳咳……这是……最后一句了……吊车尾的,我爱你.]

【鸣人确实的听清了佐助最后的一句话,内心不敢承认的事实充斥了整个身躯。佐助已经没有了气息,卡卡西等人赶到时只看见鸣人死死的抱着佐助,红色的血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蓝色的水流被染成了红色。】

[鸣人,佐助他……]

[佐助,我也爱你,我带你回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实际上只有十分钟的时光鸣人却好似好了十年。鸣人深埋在心底的情感终究还是爆发了,只是代价,太重了。鸣人缓缓的站起来,抱着佐助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木叶走去。经过了卡卡西,经过了千手纲手,经过了大蛇丸和鹰小队,经过了雷影,经过了所有忍者。鸣人始终看着佐助闭上的眼睛,上万人的战场没有任何声响。所有人注视着四战的英雄绝望而又孤独的背影】

『佐助,好色仙人说过,有思念你的人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处。佐助,我一直都思念着你,佐助,我是个胆小鬼,鼬的那个问题,我终究还是选错了,我选择了木叶。佐助,我会好好当一个火影,我一定会让你看见,真正的忍者世界。当我完成了这些我就去找你,下一世我一定会找到你,与你并肩前行。』
















【九世轮回,错过,遗忘】

【十世】

[您好,漩涡快递,请您签收]

(咔哒)

[▼_▼/▼ v ▼(←_←对视)]

【背影音乐,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

[我来找你了,我的思念]

[啊,欢迎回来,吊车尾的]

【有时候眼神才是最简单的话语,前提你是佐助,我是鸣人】

happy  enging

小剧场

【话说鸣佐恢复了记忆,接受了彼此,而听到风声(即事实)的鼬君会怎么样呢,要知道弟控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弟控,而且武力值极高】

鼬:佐助,过来

佐助:尼桑

鼬:佐助,先回房间,我有话对•鸣•人•说

佐助:好的(好吧,兄控也是万年不变的)

鼬:(露出将要杀人的眼神)鸣人君,真是别来无恙啊♪~

鸣人:鼬,鼬君( ○ Д ○)

鼬:我保护了这么多年的纯洁的弟弟就这样被你玷污了,呵呵呵呵,鸣人呦~准备好为自己埋尸了吗(咔啦咔啦)

鸣人:佐助,救命,你哥要谋杀你亲夫啦!

佐助/鼬:去死吧——


记忆恢复什么的细节表在意了呐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十)完结

#人鱼梗,佐助可变为人形
#ooc
#从日常脱离后回归日常

十、我等你明白我爱你

【大蛇丸人妻的买回了菜,做了一桌子佐助爱吃的菜。番茄牛腩,番茄炒鸡蛋,番茄汁,番茄紫菜汤,搅拌番茄,和小番茄。鸣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从卧室出来便看见一桌子的红,鸣人表示拉面呢?】

[吊车尾的,醒了,快来吃饭了]

[啊,哦]

【鸣人习惯性的往佐助身边走去,刚想拉板凳坐下,大蛇丸一屁股坐在了已经被鸣人拉开的椅子上】

[多谢,鸣人君也赶快落座吧]

【鸣人瞪着坐在佐助旁边不断给佐助夹菜完全无视了了自己的大蛇丸,看了一眼佐助没什么变化的脸,低落的走向佐助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吃饭。虽然都是番茄,但大蛇丸的手艺很好,看着佐助明显愉悦的心情鸣人表示我要学做饭(ง •̀_•́)ง一顿饭下来,鸣人低头吃,而对面犹如新婚夫夫一样秀着恩爱。饭后,鸣人走到佐助身边,询问佐助消失的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佐助,那个,这几天你去哪了]

[嗯,其实]

[佐助君,你还没给我答复呐]

『答复?什么答复?佐助也被大蛇丸告白了,佐助要跟大蛇丸走了?』

【一瞬间鸣人忘记了自己的问题,没什么脑容量的大脑里到处开洞,一个狗血剧情已经勾勒出框架了,再加点修饰就能出小说了。佐助也了解到大蛇丸并不希望佐助透露太多海底的事情】

[我不回去,我就留在这儿]

『欸,什么?佐助说留在这儿,留在这儿,在这儿这儿,儿……』

[佐助君,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的,和我回海底吧]

[佐助,你要回去了,为什]

【鸣人的话还没说完,便自己打住了】

『对啊,我又不是佐助的什么人,又有什么资格管佐助呢,更何况佐助是回家』

[呵呵,鸣人君,佐助本就是海底的人鱼,因为一些意外才到了岸上,回海底对佐助来说才是好的]

[……]

[佐助君在海]

[大蛇丸,够了,我不会回去的。鼬失踪了,宇智波一族也已经全灭了,父亲母亲也都。你想回去的话就回去吧,我就留在鸣人这儿,有事你来这里找我就好了]

【佐助看着完本还神采奕奕的人,听到大蛇丸的话突然低落的到角落里种蘑菇,在大蛇丸说完自己回海底是最好的之后,鸣人更是浑身的颜色都褪去了一般,好像一阵风吹过,鸣人就可以变成灰,随风而去了,立刻停止了大蛇丸继续刺激鸣人的话,下了逐客令】

[佐助君,决定了?]

[啊]

[呵呵,好吧,我就先走了]

【路过鸣人的时候大蛇丸压低了声音】

[鸣人君,佐助就要是交给你了,好好对他,否则,我咬死你呦♪]

[啊,一定]

『佐助是我媳妇,我当然会照顾好,咬死我,我还打死你呢,好吧,我好像打不过』

[那佐助君,拜拜了,如果有鼬君的情报我会来找你的]

【大蛇丸打开门走了出去,关上门后,握紧了手】

『佐助,我可爱的佐助君就这样被一只白痴狐狸给拐跑了,呜呜,身为老师(保姆)的我好伤心啊。要不在耍鸣人一次吧,呃,佐助会帮忙吗,呜呜,怎么有种嫁了女儿的感觉呢(咬手帕)』

【鸣人看着大蛇丸出去后,立刻犬化成金毛,摇着尾巴看着佐助】

[呐呐,佐助,你说你会留下来,是不是说你答应和我交往了]

[哈,谁谁答应那个了,我我只说我留下来而已]

[欸,佐助,你答应嘛,以后我做番茄大餐给你好不好,以后我一定对你好,你别离开我好不好,佐助,我真的喜欢你]

[(⁄ ⁄•⁄ω⁄•⁄ ⁄)白,白痴,说什么呢,我,我是男的,而且,我还是人鱼,这已经不只是同性的问题,还有]

[我知道,佐助,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喜欢,不,我爱你。我希望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喜欢听见你叫我吊车尾的,我喜欢你在我身边,佐助,我……]

[鸣人]

[……(失落)]

[鸣人,这个问题我暂时给不了你答案,我不太清楚爱是什么,人鱼的世界里没什么爱情(人鱼族的设定:男性人鱼可三妻四妾,女性人鱼亦可,当然也有专情的)我只能给你一个承诺,我在给你答复前,不会离开]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鸣人一动不动的低着头。突然,鸣人抬起头,湛蓝色的眼睛望向佐助漆黑的双目】

[佐助,我等你,直到你明白我爱你]

[白痴吊车尾的]

叶君的第一篇文终于完结了,各种奇怪没用的设定都勉勉强强的出现。叶君发现叶君的逻辑还可以吧,哈哈,哈哈
叶君认为爱一个人不会三妻四妾的,爱是专注的,但喜欢可以分摊(个人想法,请勿拍)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九)

#人鱼梗,佐助可以变为人形
#ooc
#日常向(原)已经脱离日常

九、佐助和大蛇丸

【在警局呆了一天,鹿丸也从警方那得到不少消息,但都没什么具体作用。拖着疲惫的身体,鸣人回到了家】

[佐助,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吊车尾的]

『哈哈,我太想佐助了吧,都产生幻听了,哈哈』

[……哈哈]

[哈你个头,吊车尾的]

[……嗯!]

【鸣人又一次听到佐助叫自己吊车尾的的时候猛地抬起了头,就看见佐助待在新买的鱼缸中探出头来看着自己】

[佐助佐助佐助佐助]

【鸣人冲过去抱住还是人鱼身的佐助,不停的叫着佐助的名字】

[干什么啊!吊车尾的!放开!]

[不要,佐助,你回来了,是吗,你不会再消失了,对吗?]

[吊车尾的……]

[佐助,我爱你,所以答应我好不好,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会受不了的,真的。你消失的这些天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死了一样,佐助,求求你,别在离开我了,好不好]

[吊车尾的(愣)]

[佐助,我]

[咳咳,佐助君,番茄买回来了]

[大蛇丸!]

【鸣人正酝酿感情(话说鸣人的嘴遁需要这个玩意儿吗?),准备再次深情告白的时候,大蛇丸的声音出现在玄关口,鸣人快速转身,掏出前一天放在口袋里的迷你手枪,对准大蛇丸】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不会把佐助交给你的]

[吊车尾的,大蛇丸是自己人]

[大蛇丸才……什么?!自己人!]

[嗯,这几天是大蛇丸在照顾我]

[照顾……佐助,你的身体怎么了,是不是大蛇丸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大蛇丸是水蛇,是我在海底的导师,后来犯了错被赶到了岸上。这几天他带我进行身体检查而已,我应该有让大蛇丸给你留便条才对]

【便条?身为恋徒的大蛇丸会留那个东西给鸣人,笑话(´▽`)ノ,没看见大蛇丸在整鸣人吗】

[欸,欸——是,是吗?哈哈,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我去……]

【鸣人话没说完,就倒下了,不一会儿便打起了呼噜】

[啧,大蛇丸,把鸣人抬到床上去]

[知道了,佐助君]

【听话的大蛇丸把刚刚洗好的小番茄当到佐助能够到的地方,又将鸣人扛在肩上,扔•到了卧室床上】

[好了]

【看着大蛇丸从鸣人房间出来,佐助开始品尝大蛇丸刚买的番茄】

[大蛇丸,你又干了什么?]

[佐助君干嘛那么在意鸣人君呢]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瞪(⁄ ⁄•⁄∧⁄•⁄ ⁄))]

[没什么,只是看看能不能把你放心的交给他而已]

[谁要跟着他了(⁄ ⁄•⁄∧⁄•⁄ ⁄)]

[呵呵,佐助君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番茄]

[好的,番茄牛腩再加个番茄炒鸡蛋,还有小番茄和番茄汁,可以吧]

[嗯]

【佐助的心情在听到大蛇丸报的菜单时非常好】

[那我先去买菜了]

[去吧]

【佐助啃着番茄思考着鸣人昏过去前说的话】

大蛇丸——佐助的海底导师,只是比较宠爱佐助,与原著不一样。师徒两人关系还不错,大蛇丸有明显的恋徒情结。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八)

#人鱼梗,佐助可以变为人形
#ooc
#日常向(好吧,已经脱离日常了)


八、佐助,你在哪

【第二天,鸣人等人驱车来到木叶展览馆,由于展览馆内有警方把手,鹿丸将众人分为两组,小樱井野雏田和牙在展览区,看看能不能找到大蛇丸的行踪;鸣人鹿丸志乃宁次一组,负责到地下室由宁次拆除炸弹营救佐助】

[鸣人,听好了,你的任务就是找到佐助,拆除炸弹的事交给宁次就好。遇到大蛇丸尽量不要战斗,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佐助,明白了吗]

[嗯]

『佐助,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行动开始,小樱等人混进了展览区,鸣人等也顺利的进入地下室。下到地下室后,上百间实验室出现在鸣人眼前】

『可恶,要赶快』

[鸣人,你和志乃一人一左一右,我和宁次去那边,记住找到佐助后不要乱动,万一引爆了炸弹佐助也就……]

[啊,我知道]

[通讯器带好,随时保持联系]

[嗯]

[那么,散]

【鸣人一个门一个门的打开,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内心更是对佐助的安全担忧。实验室里,一个个试验品泡在马尔福林里,如同艺术品,然而都失去了活力与生命,鸣人害怕在下一秒看见佐助被那些试验品一样,永远陷入沉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鸣人终于来到最后一堵门前】

[嘭]

【能被粗暴的打开,里面什么也没有,一片漆黑。鸣人急忙打开通讯器与鹿丸联络】

[鹿丸,宁次,志乃,我这边没有,你们那呢]

[没有]

【三个人的回答令鸣人再次产生了绝望】

[啧,被摆了一道,鸣人,佐助根本不在这里]

[那在哪啊!鹿丸,怎么办]

[佐助对大蛇丸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试验品,怎么可能轻易的就放了他。]

[那……]

【鸣人的话还没说完,空旷的地下室就响起了密急的脚步声】

[糟糕了,鸣人快往回走与我们会合,我去通知小樱他们立刻离开]

[好]

【听见声音,鸣人也知道被大蛇丸摆了一道。当下也不在废话,立刻按照鹿丸的指示行动,不久,四人便会合了。与此同时,警方的人也将他们包围】

[鹿丸,接下来怎么办]

[别担心,我们也没做什么,最多询问一下,再关一天]

[可是佐助还……]

[鹿丸,我问好了]

[嗯?]

[有人报警说在地下室安放了炸弹,这个地下室是禁区,是大蛇丸曾经的基地,警方接到消息后就过来了,应该是大蛇丸做的]

[嗯]

【宁次的火药在军方十分受欢迎,所以军方的一些高官也认识这位日向家的少爷,鸣人和鹿丸也在军方有着不小的名气】

[那,我们可以走了?]

[不行,还要留一天,毕竟这里是禁区,我们进来本身已经违规了,而且会有一定嫌疑]

[啊!佐助怎么办?]

[现在也没有大蛇丸的消息,即使出去也一样只是在家等消息,我们去警局看看能不能了解一些情况,毕竟这次的策划人可是大蛇丸,警方对他的侦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比我们什么也不清楚来的可靠。鸣人,你到时候别说什么多余的话,小心点,别暴露了佐助的身份]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