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elo•Vongola

透明

告白,等待,永远【鸣佐】

突如其来的文,文笔不好的我只写了对话,哈哈
佐助是由于某种原因是不死之身
一百封告白信,鸣人的智商应该都用完了吧

[佐助,我们打个赌吧]
[哈,吊车尾的,你又大脑走失了吗]
[哈!混蛋佐助,我.(深呼吸),你就说你敢吗]
[哼,赌什么?]
[就赌明天一定有人会给你告白,而且你会收到一百封情书]
[……鸣人,你……生病了吗]
[你才有病,你。你就说你赌不赌]
[赌注]
[我赢了你要听我的一个要求]
[你输了呢]
[我输了……这次我一定不会输]
[好,如果你输了,同样你也要听我的一个要求]
[成交]

【第二天,放学,佐助在前往研究室的路上】
『哼,吊车尾的输定了』
[佐助君,请收下这个]
(一个学生A递过一封信,信上写着love 1st)
[啊…嗯?这个,是谁让你给我的?]
[嗯,他不让说]
『只是一封而已』
(佐助这样告诉自己,但心理产生了一丝不安)
[佐助君,请收下]
(love 2nd)
[佐助君,请收下]
(love 3rd)
[佐助君,请收下这个]
(love 4th)
[佐助君,请收下]
(love 5th)
【一路上,佐助收到了98封信,佐助的脸上虽是没有一丝表情,但心理就不得而知了。快到研究室楼下了。】
[佐助,请收下]
[小樱]
[呵呵,佐助,祝你幸福]
【小樱对佐助说出这句话后,将love 99th塞到佐助抱满信的怀里,就跑了】
[小樱……]
『啧,被吊车尾的算计了』
【到此佐助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也就不是宇智波佐助了。到达研究室门口,打开门,果然漩涡鸣人站在窗边】
[吊车尾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佐助,第一百封,给]
[哈,漩涡鸣人,这一点也不好笑,如果你只是为了那个赌约,那么,你赢了。]
[佐助,我爱你]
[……哈]
[佐助,宇智波佐助,我,漩涡鸣人,爱你。]
[鸣人……]
[佐助,这些信你都没有看吧,这一百封信都是我写的。我,真的爱你,我……我…………啊!!!(←_←鸣人抓狂了)]
『漩涡鸣人,你敢再没用点吗,快说啊,练习过那么多遍的,说啊,关键时刻怂什么怂啊!!!!!!!!!!                 
  ☄ฺ(◣д◢)☄ฺ』
【平常有说不完话的鸣人,什么也说不出来,紧张,害怕,担心,期待,混杂的情感使他忘记了要说什么,打好练习过上百遍的情话,说不出口。佐助接过鸣人递过来的第一百封love100th,将所有的信放在桌子上。一封一封的拆开,一封一封的看。】
[滴]
【一滴眼泪从佐助的眼角滑落,本以为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恋情,本以为不可能的爱,本以为这一生不会在爱的心,因为那个名为漩涡鸣人的大白痴,又一次跳动了。佐助对于突如其来的爱措手不及也欣喜不已。当看到最后的一封信时,佐助笑了】
[吊车尾的,我也爱你]
【佐助扑到鸣人的怀里】
[佐助]
【两个少年,在夕阳下相拥,他们并不知道这段恋情会遇到什么样的挫折,会持续多久,但时间会为他们见证这一刻的幸福。】
[啪啪啪啪]
【四周响起的掌声和贺语使两人回过神来】
[佐助,鸣人,祝贺你们]
[你们(⁄ ⁄*⁄—⁄*⁄ ⁄)]
[呵呵,谢谢了,大家]
【也许,并不只是时间,还有……他们】

后续:
[佐助,还记得那个赌约吗]
[啊,记得。那个要求是什么?]
[等我找你,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用我的永生永世,陪你一起,走过……每一……辈子]
[……好,我等你]
【漩涡鸣人,享年100。葬礼当天,宇智波佐助消失】
【一个竹林中的茶屋】
[呦,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啊]
[我来找你了]
[我在等你]
[我的爱]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