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elo•Vongola

透明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四)

#人鱼梗,佐助可变成人
#日常向,有糖……吧,也有刀
#文笔差,请看官根据剧情尽情YY

四、佐助不见了

【鸣人上完课,中途遇见刚刚下课的鹿丸。两人便一起回到办公室】

[佐助,我回来了]

【鸣人打开门后。亮着光的电脑前没有小人儿的身影。电脑旁鸣人给佐助洗的番茄和倒好的水还是原样的摆放在那儿】

[佐……助,佐助,佐助,你在哪,别吓我。佐助佐助佐助]

【鸣人急切的跑进办公室,东翻西找,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佐助的名字。不一会儿,听到响声的小樱,牙,宁次也来到办公室,从正在观察现场的鹿丸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鸣人,别找了,佐助应该不在这了]

[小樱,是我,是我把佐助弄丢了,是我,我不该带佐助来的,我不,我不应该放他一个人的,佐助,佐助他——]

[鸣人……]

【小樱担心的看着跪在地上,盯着被打翻在地的番茄的鸣人。无奈而又心疼,小樱是鸣人的青梅竹马,知道鸣人小的时候一直是一个人住,虽然有他们这些朋友但回到家终究还是一个人。佐助的出现可以说让鸣人的一个人的家增加了温暖,使鸣人不再感到孤独,佐助的重要性即使是第一次见面,小樱也能感受到鸣人对佐助的在意和超出友谊的关心】

[鸣人,今天你把佐助带来的事还有谁知道吗]

[没有了,除了你们没人知道]

[鹿丸,门锁被破坏了]

【鹿丸看看乱七八糟的办公室,听到宁次的话后,开始想,最有可能的人】

[鸣人,听好]

【鹿丸扶着鸣人的肩膀,让鸣人的目光看向自己】

[鸣人,听着。一、门锁被破坏了,也就是说来者不是你熟悉的人,不然不会破坏门锁;二、刚刚进来的时候整个办公室非常安静,电脑中的程序也没有启动,也就是说,犯人是在我们走后不久就带走了佐助,最有可能是绑走;三、现在的重要的是找到佐助,万一佐助脱水,或者变回原型,那么佐助的下场你应该知道。所以,鸣人,振作起来]

【听过鹿丸的话,鸣人涣散的眼神开始有了焦距】

[鹿丸,我,该怎么做]

【鸣人知道自己的智商肯定想不出是谁把佐助绑走的,而刑侦系的鹿丸一定有办法】

[鸣人,你办公室有没有监控?]

[有]

【监控室】

[看来有人把监控删除了]

【看着三十分钟前所有的监控影像成雪花状,鹿丸的心理也大喊不妙。鸣人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放在身侧的拳头攥的更加紧了】

[现在有两点令人担心,一是如果犯人知道佐助的身份,那样佐助的生命就有危险了,二是我们不能确定犯人的范围,鸣人你们来的时候差不多该上课了,当时在的老师教授又极少。我们假设犯人知道佐助的身份,那么有什么人会抓走佐助呢]

[是大蛇丸]

【鹿丸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红豆主任】

[大蛇丸曾是我的导师,他是生物系的,对于解刨和研究未知生物都极感兴趣。而且他还是一个骇客,曾黑掉了警察总部的档案局。最重要的是,他曾进行人体实验,将人类变成了人鱼或人鸟,但大多都死了。]

[那他现在在哪?]

【鸣人拽着红豆的衣襟,早已没有了平时的开朗活泼,暗沉的脸色让所有人充分的了解到鸣人此刻的痛苦和恐惧。红豆没有在意鸣人的无礼,打开鸣人的手,笑了笑说到】

[大蛇丸的伪装术要是那么容易看穿,警察也不用担心一直找不到他了]

[也就是说,没人找的到大蛇丸?总有一两个人掌握的有他的行踪吧]

[没有,药师兜可能知道,但一个月前,他已经辞职消失了,我劝你们还是放弃吧,到了大蛇丸的手里,不死,也会被解剖做为实验数据和试验品的]

【红豆低着头,微长的刘海盖住了她的眼睛,没人看见红豆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那是那是看好戏的眼神】

[鸣人……]

[骗人的,一定是,佐助才不会有事,对,不会有事]

[鸣人]

[我先回家了]

【鸣人说完,转身便跑远了,任由鹿丸等人在后面的呼喊和担心的目光】

我不会写案情分析,所以分析的部分马马虎虎的看吧。应该不算太差,哈哈~( ̄▽ ̄~)~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