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elo•Vongola

透明

【鸣佐】你是英雄

佐助鸣人双箭头暗恋,OOC是一定的了
坚定happy  enging 一万年

【终结谷,最后的对决】

[千鸟/螺旋丸]

【伴随着鸟鸣声的落下,一道身影从空中自由落体。浑身被鲜血染红,白皙的脸上无神的双目望向天空】

[好像吊车尾的眼睛啊]

【看着湛蓝的天空,佐助不禁想起鸣人每次望向他是,坚定,纯粹而又落寞的眼睛。】

[佐助——]

【鸣人看着下落的佐助,即使身体叫嚣着疲惫,也毅然向佐助的方向冲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收回千鸟,佐助』

【当螺旋丸与千鸟即将相撞的一瞬,佐助散去了左手上的千鸟。毫无阻挡的螺旋丸穿透了佐助的心脏,迸发出的血液溅到了鸣人的脸上,被滚烫的血液唤醒的鸣人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终于反应过来的鸣人接住了伤痕累累的佐助。】

[佐助,佐助,你傻啊,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

[吵死了……吊车尾的]

[佐助佐助,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去找小樱,还有纲手婆婆,她们一定能救你的,佐助]

【佐助微微摇摇头,望着天空的双眼看向了鸣人】

[鸣人,这是我的结果……咳咳……你是……木叶的英雄……我是叛忍,杀了我才是英雄该做的……咳咳咳(噗,吐血)]

[佐助,我求求你,别在说话了]

[鸣人……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美好……的时光,咳咳(噗)……复仇占据了我的全部……就用我的死……来弥补一些吧。……鸣人,影的世界……更加危险,有什么不知道的一定先问问鹿丸,咳……暗部一定要有信得过的人。你的……封礼大典我好像参加不了了]

[佐助佐助,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再坚持一下,纲手婆婆马上就来了,我还要你看着我当上火影呢,佐助,你会好的,我还带你回木叶的]

[鸣人……咳咳……鸣人……]

【佐助的声音愈来愈小,鸣人俯下身子,紧了紧抱着佐助的双手】

[鸣人,我可以去找哥哥了……咳咳咳……咳咳……这是……最后一句了……吊车尾的,我爱你.]

【鸣人确实的听清了佐助最后的一句话,内心不敢承认的事实充斥了整个身躯。佐助已经没有了气息,卡卡西等人赶到时只看见鸣人死死的抱着佐助,红色的血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蓝色的水流被染成了红色。】

[鸣人,佐助他……]

[佐助,我也爱你,我带你回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实际上只有十分钟的时光鸣人却好似好了十年。鸣人深埋在心底的情感终究还是爆发了,只是代价,太重了。鸣人缓缓的站起来,抱着佐助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木叶走去。经过了卡卡西,经过了千手纲手,经过了大蛇丸和鹰小队,经过了雷影,经过了所有忍者。鸣人始终看着佐助闭上的眼睛,上万人的战场没有任何声响。所有人注视着四战的英雄绝望而又孤独的背影】

『佐助,好色仙人说过,有思念你的人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处。佐助,我一直都思念着你,佐助,我是个胆小鬼,鼬的那个问题,我终究还是选错了,我选择了木叶。佐助,我会好好当一个火影,我一定会让你看见,真正的忍者世界。当我完成了这些我就去找你,下一世我一定会找到你,与你并肩前行。』
















【九世轮回,错过,遗忘】

【十世】

[您好,漩涡快递,请您签收]

(咔哒)

[▼_▼/▼ v ▼(←_←对视)]

【背影音乐,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

[我来找你了,我的思念]

[啊,欢迎回来,吊车尾的]

【有时候眼神才是最简单的话语,前提你是佐助,我是鸣人】

happy  enging

小剧场

【话说鸣佐恢复了记忆,接受了彼此,而听到风声(即事实)的鼬君会怎么样呢,要知道弟控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弟控,而且武力值极高】

鼬:佐助,过来

佐助:尼桑

鼬:佐助,先回房间,我有话对•鸣•人•说

佐助:好的(好吧,兄控也是万年不变的)

鼬:(露出将要杀人的眼神)鸣人君,真是别来无恙啊♪~

鸣人:鼬,鼬君( ○ Д ○)

鼬:我保护了这么多年的纯洁的弟弟就这样被你玷污了,呵呵呵呵,鸣人呦~准备好为自己埋尸了吗(咔啦咔啦)

鸣人:佐助,救命,你哥要谋杀你亲夫啦!

佐助/鼬:去死吧——


记忆恢复什么的细节表在意了呐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