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elo•Vongola

佐助赛高,鸣人最棒,大大们万岁

一生的人,一生的开始,一生的每一时刻,你都充斥在我的世界,鸣人,今后的路,我陪你。


二者择一(下)
番茄和尼桑果然还是尼桑更重要啊
咳咳,思想有跳跃,最后两页可以忽略

叶君:佐助更喜欢哥哥还是更喜欢番茄

佐助:。。。。 。 。。。哥哥

鼬君:我愚蠢的欧豆豆呦

叶君:其实佐助最喜欢的是买番茄的鼬君吧我说

【鸣佐】你是英雄

佐助鸣人双箭头暗恋,OOC是一定的了
坚定happy  enging 一万年

【终结谷,最后的对决】

[千鸟/螺旋丸]

【伴随着鸟鸣声的落下,一道身影从空中自由落体。浑身被鲜血染红,白皙的脸上无神的双目望向天空】

[好像吊车尾的眼睛啊]

【看着湛蓝的天空,佐助不禁想起鸣人每次望向他是,坚定,纯粹而又落寞的眼睛。】

[佐助——]

【鸣人看着下落的佐助,即使身体叫嚣着疲惫,也毅然向佐助的方向冲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收回千鸟,佐助』

【当螺旋丸与千鸟即将相撞的一瞬,佐助散去了左手上的千鸟。毫无阻挡的螺旋丸穿透了佐助的心脏,迸发出的血液溅到了鸣人的脸上,被滚烫的血液唤醒的鸣人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终于反应过来的鸣人接住了伤痕累累的佐助。】

[佐助,佐助,你傻啊,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

[吵死了……吊车尾的]

[佐助佐助,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去找小樱,还有纲手婆婆,她们一定能救你的,佐助]

【佐助微微摇摇头,望着天空的双眼看向了鸣人】

[鸣人,这是我的结果……咳咳……你是……木叶的英雄……我是叛忍,杀了我才是英雄该做的……咳咳咳(噗,吐血)]

[佐助,我求求你,别在说话了]

[鸣人……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美好……的时光,咳咳(噗)……复仇占据了我的全部……就用我的死……来弥补一些吧。……鸣人,影的世界……更加危险,有什么不知道的一定先问问鹿丸,咳……暗部一定要有信得过的人。你的……封礼大典我好像参加不了了]

[佐助佐助,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再坚持一下,纲手婆婆马上就来了,我还要你看着我当上火影呢,佐助,你会好的,我还带你回木叶的]

[鸣人……咳咳……鸣人……]

【佐助的声音愈来愈小,鸣人俯下身子,紧了紧抱着佐助的双手】

[鸣人,我可以去找哥哥了……咳咳咳……咳咳……这是……最后一句了……吊车尾的,我爱你.]

【鸣人确实的听清了佐助最后的一句话,内心不敢承认的事实充斥了整个身躯。佐助已经没有了气息,卡卡西等人赶到时只看见鸣人死死的抱着佐助,红色的血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蓝色的水流被染成了红色。】

[鸣人,佐助他……]

[佐助,我也爱你,我带你回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实际上只有十分钟的时光鸣人却好似好了十年。鸣人深埋在心底的情感终究还是爆发了,只是代价,太重了。鸣人缓缓的站起来,抱着佐助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木叶走去。经过了卡卡西,经过了千手纲手,经过了大蛇丸和鹰小队,经过了雷影,经过了所有忍者。鸣人始终看着佐助闭上的眼睛,上万人的战场没有任何声响。所有人注视着四战的英雄绝望而又孤独的背影】

『佐助,好色仙人说过,有思念你的人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处。佐助,我一直都思念着你,佐助,我是个胆小鬼,鼬的那个问题,我终究还是选错了,我选择了木叶。佐助,我会好好当一个火影,我一定会让你看见,真正的忍者世界。当我完成了这些我就去找你,下一世我一定会找到你,与你并肩前行。』
















【九世轮回,错过,遗忘】

【十世】

[您好,漩涡快递,请您签收]

(咔哒)

[▼_▼/▼ v ▼(←_←对视)]

【背影音乐,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

[我来找你了,我的思念]

[啊,欢迎回来,吊车尾的]

【有时候眼神才是最简单的话语,前提你是佐助,我是鸣人】

happy  enging

小剧场

【话说鸣佐恢复了记忆,接受了彼此,而听到风声(即事实)的鼬君会怎么样呢,要知道弟控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弟控,而且武力值极高】

鼬:佐助,过来

佐助:尼桑

鼬:佐助,先回房间,我有话对•鸣•人•说

佐助:好的(好吧,兄控也是万年不变的)

鼬:(露出将要杀人的眼神)鸣人君,真是别来无恙啊♪~

鸣人:鼬,鼬君( ○ Д ○)

鼬:我保护了这么多年的纯洁的弟弟就这样被你玷污了,呵呵呵呵,鸣人呦~准备好为自己埋尸了吗(咔啦咔啦)

鸣人:佐助,救命,你哥要谋杀你亲夫啦!

佐助/鼬:去死吧——


记忆恢复什么的细节表在意了呐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十)完结

#人鱼梗,佐助可变为人形
#ooc
#从日常脱离后回归日常

十、我等你明白我爱你

【大蛇丸人妻的买回了菜,做了一桌子佐助爱吃的菜。番茄牛腩,番茄炒鸡蛋,番茄汁,番茄紫菜汤,搅拌番茄,和小番茄。鸣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从卧室出来便看见一桌子的红,鸣人表示拉面呢?】

[吊车尾的,醒了,快来吃饭了]

[啊,哦]

【鸣人习惯性的往佐助身边走去,刚想拉板凳坐下,大蛇丸一屁股坐在了已经被鸣人拉开的椅子上】

[多谢,鸣人君也赶快落座吧]

【鸣人瞪着坐在佐助旁边不断给佐助夹菜完全无视了了自己的大蛇丸,看了一眼佐助没什么变化的脸,低落的走向佐助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吃饭。虽然都是番茄,但大蛇丸的手艺很好,看着佐助明显愉悦的心情鸣人表示我要学做饭(ง •̀_•́)ง一顿饭下来,鸣人低头吃,而对面犹如新婚夫夫一样秀着恩爱。饭后,鸣人走到佐助身边,询问佐助消失的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佐助,那个,这几天你去哪了]

[嗯,其实]

[佐助君,你还没给我答复呐]

『答复?什么答复?佐助也被大蛇丸告白了,佐助要跟大蛇丸走了?』

【一瞬间鸣人忘记了自己的问题,没什么脑容量的大脑里到处开洞,一个狗血剧情已经勾勒出框架了,再加点修饰就能出小说了。佐助也了解到大蛇丸并不希望佐助透露太多海底的事情】

[我不回去,我就留在这儿]

『欸,什么?佐助说留在这儿,留在这儿,在这儿这儿,儿……』

[佐助君,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的,和我回海底吧]

[佐助,你要回去了,为什]

【鸣人的话还没说完,便自己打住了】

『对啊,我又不是佐助的什么人,又有什么资格管佐助呢,更何况佐助是回家』

[呵呵,鸣人君,佐助本就是海底的人鱼,因为一些意外才到了岸上,回海底对佐助来说才是好的]

[……]

[佐助君在海]

[大蛇丸,够了,我不会回去的。鼬失踪了,宇智波一族也已经全灭了,父亲母亲也都。你想回去的话就回去吧,我就留在鸣人这儿,有事你来这里找我就好了]

【佐助看着完本还神采奕奕的人,听到大蛇丸的话突然低落的到角落里种蘑菇,在大蛇丸说完自己回海底是最好的之后,鸣人更是浑身的颜色都褪去了一般,好像一阵风吹过,鸣人就可以变成灰,随风而去了,立刻停止了大蛇丸继续刺激鸣人的话,下了逐客令】

[佐助君,决定了?]

[啊]

[呵呵,好吧,我就先走了]

【路过鸣人的时候大蛇丸压低了声音】

[鸣人君,佐助就要是交给你了,好好对他,否则,我咬死你呦♪]

[啊,一定]

『佐助是我媳妇,我当然会照顾好,咬死我,我还打死你呢,好吧,我好像打不过』

[那佐助君,拜拜了,如果有鼬君的情报我会来找你的]

【大蛇丸打开门走了出去,关上门后,握紧了手】

『佐助,我可爱的佐助君就这样被一只白痴狐狸给拐跑了,呜呜,身为老师(保姆)的我好伤心啊。要不在耍鸣人一次吧,呃,佐助会帮忙吗,呜呜,怎么有种嫁了女儿的感觉呢(咬手帕)』

【鸣人看着大蛇丸出去后,立刻犬化成金毛,摇着尾巴看着佐助】

[呐呐,佐助,你说你会留下来,是不是说你答应和我交往了]

[哈,谁谁答应那个了,我我只说我留下来而已]

[欸,佐助,你答应嘛,以后我做番茄大餐给你好不好,以后我一定对你好,你别离开我好不好,佐助,我真的喜欢你]

[(⁄ ⁄•⁄ω⁄•⁄ ⁄)白,白痴,说什么呢,我,我是男的,而且,我还是人鱼,这已经不只是同性的问题,还有]

[我知道,佐助,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喜欢,不,我爱你。我希望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喜欢听见你叫我吊车尾的,我喜欢你在我身边,佐助,我……]

[鸣人]

[……(失落)]

[鸣人,这个问题我暂时给不了你答案,我不太清楚爱是什么,人鱼的世界里没什么爱情(人鱼族的设定:男性人鱼可三妻四妾,女性人鱼亦可,当然也有专情的)我只能给你一个承诺,我在给你答复前,不会离开]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鸣人一动不动的低着头。突然,鸣人抬起头,湛蓝色的眼睛望向佐助漆黑的双目】

[佐助,我等你,直到你明白我爱你]

[白痴吊车尾的]

叶君的第一篇文终于完结了,各种奇怪没用的设定都勉勉强强的出现。叶君发现叶君的逻辑还可以吧,哈哈,哈哈
叶君认为爱一个人不会三妻四妾的,爱是专注的,但喜欢可以分摊(个人想法,请勿拍)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九)

#人鱼梗,佐助可以变为人形
#ooc
#日常向(原)已经脱离日常

九、佐助和大蛇丸

【在警局呆了一天,鹿丸也从警方那得到不少消息,但都没什么具体作用。拖着疲惫的身体,鸣人回到了家】

[佐助,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吊车尾的]

『哈哈,我太想佐助了吧,都产生幻听了,哈哈』

[……哈哈]

[哈你个头,吊车尾的]

[……嗯!]

【鸣人又一次听到佐助叫自己吊车尾的的时候猛地抬起了头,就看见佐助待在新买的鱼缸中探出头来看着自己】

[佐助佐助佐助佐助]

【鸣人冲过去抱住还是人鱼身的佐助,不停的叫着佐助的名字】

[干什么啊!吊车尾的!放开!]

[不要,佐助,你回来了,是吗,你不会再消失了,对吗?]

[吊车尾的……]

[佐助,我爱你,所以答应我好不好,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会受不了的,真的。你消失的这些天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死了一样,佐助,求求你,别在离开我了,好不好]

[吊车尾的(愣)]

[佐助,我]

[咳咳,佐助君,番茄买回来了]

[大蛇丸!]

【鸣人正酝酿感情(话说鸣人的嘴遁需要这个玩意儿吗?),准备再次深情告白的时候,大蛇丸的声音出现在玄关口,鸣人快速转身,掏出前一天放在口袋里的迷你手枪,对准大蛇丸】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不会把佐助交给你的]

[吊车尾的,大蛇丸是自己人]

[大蛇丸才……什么?!自己人!]

[嗯,这几天是大蛇丸在照顾我]

[照顾……佐助,你的身体怎么了,是不是大蛇丸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大蛇丸是水蛇,是我在海底的导师,后来犯了错被赶到了岸上。这几天他带我进行身体检查而已,我应该有让大蛇丸给你留便条才对]

【便条?身为恋徒的大蛇丸会留那个东西给鸣人,笑话(´▽`)ノ,没看见大蛇丸在整鸣人吗】

[欸,欸——是,是吗?哈哈,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我去……]

【鸣人话没说完,就倒下了,不一会儿便打起了呼噜】

[啧,大蛇丸,把鸣人抬到床上去]

[知道了,佐助君]

【听话的大蛇丸把刚刚洗好的小番茄当到佐助能够到的地方,又将鸣人扛在肩上,扔•到了卧室床上】

[好了]

【看着大蛇丸从鸣人房间出来,佐助开始品尝大蛇丸刚买的番茄】

[大蛇丸,你又干了什么?]

[佐助君干嘛那么在意鸣人君呢]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瞪(⁄ ⁄•⁄∧⁄•⁄ ⁄))]

[没什么,只是看看能不能把你放心的交给他而已]

[谁要跟着他了(⁄ ⁄•⁄∧⁄•⁄ ⁄)]

[呵呵,佐助君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番茄]

[好的,番茄牛腩再加个番茄炒鸡蛋,还有小番茄和番茄汁,可以吧]

[嗯]

【佐助的心情在听到大蛇丸报的菜单时非常好】

[那我先去买菜了]

[去吧]

【佐助啃着番茄思考着鸣人昏过去前说的话】

大蛇丸——佐助的海底导师,只是比较宠爱佐助,与原著不一样。师徒两人关系还不错,大蛇丸有明显的恋徒情结。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八)

#人鱼梗,佐助可以变为人形
#ooc
#日常向(好吧,已经脱离日常了)


八、佐助,你在哪

【第二天,鸣人等人驱车来到木叶展览馆,由于展览馆内有警方把手,鹿丸将众人分为两组,小樱井野雏田和牙在展览区,看看能不能找到大蛇丸的行踪;鸣人鹿丸志乃宁次一组,负责到地下室由宁次拆除炸弹营救佐助】

[鸣人,听好了,你的任务就是找到佐助,拆除炸弹的事交给宁次就好。遇到大蛇丸尽量不要战斗,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佐助,明白了吗]

[嗯]

『佐助,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行动开始,小樱等人混进了展览区,鸣人等也顺利的进入地下室。下到地下室后,上百间实验室出现在鸣人眼前】

『可恶,要赶快』

[鸣人,你和志乃一人一左一右,我和宁次去那边,记住找到佐助后不要乱动,万一引爆了炸弹佐助也就……]

[啊,我知道]

[通讯器带好,随时保持联系]

[嗯]

[那么,散]

【鸣人一个门一个门的打开,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内心更是对佐助的安全担忧。实验室里,一个个试验品泡在马尔福林里,如同艺术品,然而都失去了活力与生命,鸣人害怕在下一秒看见佐助被那些试验品一样,永远陷入沉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鸣人终于来到最后一堵门前】

[嘭]

【能被粗暴的打开,里面什么也没有,一片漆黑。鸣人急忙打开通讯器与鹿丸联络】

[鹿丸,宁次,志乃,我这边没有,你们那呢]

[没有]

【三个人的回答令鸣人再次产生了绝望】

[啧,被摆了一道,鸣人,佐助根本不在这里]

[那在哪啊!鹿丸,怎么办]

[佐助对大蛇丸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试验品,怎么可能轻易的就放了他。]

[那……]

【鸣人的话还没说完,空旷的地下室就响起了密急的脚步声】

[糟糕了,鸣人快往回走与我们会合,我去通知小樱他们立刻离开]

[好]

【听见声音,鸣人也知道被大蛇丸摆了一道。当下也不在废话,立刻按照鹿丸的指示行动,不久,四人便会合了。与此同时,警方的人也将他们包围】

[鹿丸,接下来怎么办]

[别担心,我们也没做什么,最多询问一下,再关一天]

[可是佐助还……]

[鹿丸,我问好了]

[嗯?]

[有人报警说在地下室安放了炸弹,这个地下室是禁区,是大蛇丸曾经的基地,警方接到消息后就过来了,应该是大蛇丸做的]

[嗯]

【宁次的火药在军方十分受欢迎,所以军方的一些高官也认识这位日向家的少爷,鸣人和鹿丸也在军方有着不小的名气】

[那,我们可以走了?]

[不行,还要留一天,毕竟这里是禁区,我们进来本身已经违规了,而且会有一定嫌疑]

[啊!佐助怎么办?]

[现在也没有大蛇丸的消息,即使出去也一样只是在家等消息,我们去警局看看能不能了解一些情况,毕竟这次的策划人可是大蛇丸,警方对他的侦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比我们什么也不清楚来的可靠。鸣人,你到时候别说什么多余的话,小心点,别暴露了佐助的身份]

[啊]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七)

#人鱼梗,佐助可以变为人形
#ooc
#日常向((╯‵□′)╯︵┻━┻这已经脱离日常了)



七、大蛇丸现身

[吊车尾的,接电话了,吊车尾的,接电话了,吊车尾的,接电话了……]

【鸣人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鹿丸。然而鸣人并不打算接,听着手机里传出佐助的声音,鸣人呆呆的看着手机,陷入了回忆:鸣人睡觉很熟,属于只有小樱来一拳才能叫醒的人。鹿丸每次给鸣人打电话提醒他别迟到,可惜本人是完全无视的。】

『啊,佐助的声音,佐助录的

[@%¥#%%@%¥##&£(铃声)]

[嗯——啊!]

【佐助被一声极大的噪音吵醒,用红色的眼睛搜索着吵醒自己的东西。终于佐助锁定了鸣人床头的手机】

[啧,吊车尾的,起来,接电话]

【吵死人的铃声没有把鸣人叫醒,而佐助的一句话使睡梦中的鸣人睁开了眼】

[嗯?嗯?佐助,怎么了]

[吵死了,吊车尾的,快点接电话]

[啊!对,喂,鹿丸啊,怎么了(哈欠)]

【鸣人揉着眼睛,瞄了一眼来电显示就开始打哈欠了。佐助狠狠的瞪了一眼鸣人,回到缸里继续午睡】

[鸣人,真稀罕,你居然醒了,嘛,算了,快点来学校,你还有5分钟就迟到了,迟一分钟这个星期奖金扣光]

[啊——不要啊,鹿丸,我马上来,马上到]

【说话间鸣人就完成了穿衣洗漱的事项】

[佐助,我出门了]

【当天晚上回到家,鸣人就让佐助录制了这段铃声,虽然只有「吊车尾的,接电话了」这八个字,但鸣人还是把来电铃声换成了这段话,可惜迟到的事还是时有发生。】

佐助的声音……佐助的声音……』

[对不起……]

【回忆的时间只有几秒,而鸣人却像重回到了那个时候,如同过了几十分钟,手机里传来系统的女声,鸣人仍旧呆呆的看着手机发呆】

『好想再听听,佐助叫我,吊车尾的』

[鸣人,你在家吗,鸣人]

[咔哒,怎么了?鹿丸,还有……红豆主任?]

【鸣人从卧室来到玄关,打开了门,看到鹿丸,红豆,小樱,还有佐井宁次站在门口】

[鸣人,有,有大蛇丸的消息了]

[真的吗,小樱!那佐助,佐助怎么样]

[鸣人,冷静点,红豆主任今早收到消息说在郊外的废弃生物实验中心看见过大蛇丸,我们正要赶过去,你也一起]

[啊嗯!好]

【鸣人匆忙换了鞋,昨天的衣服也没脱就睡了,鸣人也不在意。跟着鹿丸等人坐上出租车赶往郊外】

[鸣人,有件事要先告诉你,上次在学校我们见到的红豆不是红豆主任本人,那是大蛇丸假扮的,而这次的信息也很有可能是大蛇丸的圈套,你一定不可以冲动,知道吗]

【鹿丸在车上告诉鸣人信息的内容,不断叮嘱鸣人不要激动】

[嗯,我知道了]

【所有人下了车,鸣人看见废弃的实验楼是心中满是担忧,在这种地方,佐助的待遇可想而知】

[佐助,等我,我来救你]

[鸣人,等等。可恶,交代多少遍了,真是麻烦]

【鸣人忽视了身后鹿丸的呼喊,快速的跑向实验楼,生锈的大门一下便被鸣人推开,发出令人颤栗的声音】

[佐助,佐助你在这儿么?佐助——]

[哼哼哼哼,别叫了,佐助君不在这里]

【沙哑的声音,黑长的头发,大蛇丸从一根柱子背后走了出来。随后赶到的红豆等人也愣在了那里】

[大蛇丸,快把佐助还给我]

[哼哼哼,还给你,为什么,我的人鱼是很珍贵的实验材料。我又为什么还给你呢]

[你,佐助才不是你的,佐助更不是你的实验材料。你对佐助做了什么,快把他还给我]

[哼哼哼哼,明天在木叶展览馆的地下有一个实验基地,里面有上百个实验室,上千种实验生物,我已经将佐助君放在了那里,不过你能找到吗?哼哼哼]

【说完,大蛇丸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阴影中,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最后提醒你,从16点开始,炸弹便开始计时,18点就会爆炸,炸弹就安放在佐助君的水槽细胞,到那时,整栋大楼都将处于火浴之中,撒,鸣人君,你能找到吗]

[当然,你等着,我一定救出佐助的]

[滴,滴,滴,滴,滴]

[什么声音]

[不好,鸣人,大家快跑,这里有炸弹]

【鹿丸迅速的判断出声音的来源,鸣人等人飞快的跑出实验楼,当所有人冲出实验楼的一瞬间,“嘭”的一声,实验楼便爆炸了】

[啧,事情更麻烦了]

【资料】

漩涡鸣人——枪械系导师,有持枪证,百发百中,曾在警队与鹿丸搭档

宇智波佐助——人鱼皇族,可控制雷电,武器为草雉剑和写轮眼

春野樱——医疗系,力大无比,有极高的用药才能,不仅能解毒,制毒能力也十分强

奈良鹿丸——刑侦系,进入过警队,破获许多起案件

日向宁次——火药专家,曾多次参加警方的除爆行动

注:“哼哼哼哼”是大蛇丸在笑,哼哼哼哼

佐助鱼是我的,我的【人类鸣×人鱼佐】(六)

#人鱼梗,佐助可变为人形
#日常向,【好吧,快脱离日常了】有糖有刀……吧
#ooc
#尽情yy吧

六、思念

【一个星期过去了,依然没有佐助和大蛇丸的消息,鸣人却好像恢复了从前的样子每天依然笑着,但看似放下了一切的鸣人脸上的笑容却再也没有了原来的发自内心的笑( ←_←病句)】

[小樱,我先走了]

[哦,好,鸣人,路上小心]

[嗯,鹿丸,佐井拜拜]

【鸣人快步的走出办公楼,小樱和鹿丸佐井的眼神中满满的是担忧】

[鹿丸,鸣人还没从佐助消失的事件中走出来]

[啧,真麻烦啊。佐助的身份特殊不能交给警方,更何况连警方也没有大蛇丸的行踪,要佐助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鸣人……]

【鸣人从学校出来后,缓步的往家走,现在那个没有佐助,没有人的家鸣人一点也不想回去。从超市里出来,鸣人的手提袋里装着番茄,牛奶,面包和泡面】

『啊,对了,佐助不在了呢,番茄,放着吧,佐助喜欢』

【一个悲伤的微笑出现在鸣人脸上,慢慢的走着,经过了那家新开的宠物店,鸣人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这个……]

【鸣人抚着店里上个星期看上的大鱼缸,那是鸣人特地请求老板帮他留下的】

[老板,鱼缸,我买了]

【鸣人将这个月刚发的工资直接花完了,又用存款买了清洁用具。抱着沉重的大鱼缸回到了家】

[我回来了]

【依然没人回应,鸣人把鱼缸放在客厅,自己则去洗澡。洗完澡后鸣人躺在床上,不断想起佐助的事。这个星期,鸣人不断的用打工来充实自己的时间,上完课也不出去,要么整理档案,要么做家教,他害怕停下,因为一停下鸣人就会不受控制的想起佐助的事。】

『刚刚捡回佐助的时候佐助都不愿意理我呐,

[你是谁,别碰我]

[喂喂,好歹也是我把你救回来的好不好,碰一下怎么了]

[哼]

[呐,我叫漩涡鸣人,你叫什么]

[佐助,宇智波佐助]

[佐助,佐助,佐助]

[闭嘴,吊车尾的,别一直念我的名字]

啊……对了,那时佐助的脸红了,好可爱呢』

【想到这里,鸣人的脸上出现了称为幸福的微笑】

『每次换水都要放一浴缸的水还不让我一起洗

[吊车尾的,你在干什么!]

[脱衣服啊,佐助,这么大一缸的水不能你一个人用啊,我也一起洗好了,还省水]

[不行,等我出去你才能进来]

[不要,这是我家,我放的水,我也要洗]

[你,你这个白痴,千鸟流]

[呜啊啊啊——]

话说佐助上次让我和他一起洗了呢』

【与佐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如同放电影一般,在鸣人的脑中回放,想着佐助的事情,鸣人渐渐进去了睡梦,梦中佐助现在光的尽头向自己伸出手,鸣人不停的向前奔跑,不停的,不停的】

[佐助,佐助,等等我,佐助——]